母子装做爱2013款|美国做爱比赛全图|用迷奸粉做爱好吗
业务邮箱
KH3F8f58@live.com
首页> a片情色电影

穿越之厮混唐朝

内容详情

樊虎傲然的打开纸扇又开始摇晃,笑纳了众人喝彩夸奖。“谢过诸位夸奖,接下来可就该蓝姑娘作诗了,想必蓝姑娘的才学,应当不在在下之下吧?”樊虎见蓝蓉蓉犹豫不作答,笑容更盛,继续催促道:“蓝姑娘倘若实在想不出匹敌在下之诗句,认输也是可以的,反正蓝姑娘依靠容貌便已然令天下人倾心!”蓝蓉蓉一柔弱女子,被众位男女盯着,一时竟有些慌乱。“我……”蓝蓉蓉红润小嘴开了又合,显然论才学这位美人儿与樊虎相比的确差了些。如此美人受人欺负,却无人相助,真是我见犹怜。蓝蓉蓉俏颊白皙,奇美无比,脸色露出丝无奈,看着就让人心疼。“无量天尊,祝山……”正当祝山看热闹时,身旁袁天罡发出声音。“袁老不提醒,我就差点儿忘记了!”光顾着可怜蓝蓉蓉,祝山险些忘了听从袁天罡的话语,帮助蓝蓉蓉接围。场中形式对蓝蓉蓉的确没有丝毫利处,祝山丝毫没有犹豫便一脚踏出,站到了蓝蓉蓉跟前。“樊虎?你也配山东第一才子?就你那四句破话也能称为诗句?”祝山看了一眼樊虎,一脸不屑。一个欺负漂亮女人的男人,不是好汉。“哈哈,破诗?你是何人?”被祝山出言羞辱,樊虎心中极为恼怒,咬紧牙关装作客气的询问。竟然没有想到,在山东城中,还有人竟是敢找自己的麻烦,显然威严被人玷污,心中极为不满。“再次说明你的不是破诗,是四句破话而已,我看蓝姑娘不是不想跟你比诗,只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作诗!你的四句话,哪里配称诗!”祝山虽面带微笑,但心中却有些郁闷,难不成袁天罡老道是算准了他聪明绝顶,智慧过人,这才去给蓝蓉蓉解围?其实船舱中,有不少钦慕蓝蓉蓉容貌之人,对樊虎的行为很不满,此时见到有人出头,一个个也都站立于祝山身后,替其壮士气。“呵……难不成你个穷布衣,还想替蓝蓉蓉作诗?好啊,你就作诗,我倒要看看,一介破烂布衣,能够几分才学!”见到很多人竟是站立祝山身后,樊虎更为气恼,索性就羞辱其一番。身为山东第一才子,樊虎不会相信穿着寒酸的祝山文采会高于己。“说我寒酸?你的挑战我就勉强答应了。”祝山脸色也有些难看,早知道洗干净衣服再出来见人。真尼玛的,太尿性,竟然在古代被不知道什么是电子的人给鄙视了。心中不免俗的去问候了几遍樊虎的祖宗八代。原本还不想太过于招惹樊虎的祝山打定主意要帮忙蓝蓉蓉。一旁蓝蓉蓉看到祝山坚毅的脸庞,美目流转,显然有些感动,这时竟有人会为己出头儿。樊虎盯紧祝山,蓝蓉蓉以及围观者同样将焦点转移向祝山。“蹭蹭蹭……”祝山猛然窜出三步,贴近了樊虎。此时船舱当中显得非常安静,祝山的一举一动都全部被人看在眼里。“白也诗无敌,飘然思不群。清新庾开府,俊逸鲍参军。渭北春天树,江东日暮云。何时一樽酒,重与细论文。”诗文被祝山壮阔的语气作出,在大船之上,显得极为应景。原本满堂看客一片寂静,而后猛然爆发出雷鸣般掌声。“嘶~~,好文采,想不到今日竟能听得有人作出如此佳句!”“几步成诗,实乃难能可贵,公子大才啊!”“真是太帅了呢,比樊虎不知有才学多少倍,这次集会,人家果真没有白来呢!”诗句一出,围观男女纷纷鼓掌欢呼,只有少数男子从嫉妒樊虎,变成了嫉妒祝山。人群骚动,幸好船舱中间是一高台,若不然祝山丝毫不怀疑,这些欢呼的俏女子,会将其簇拥。单论樊虎之前所作之诗,在祝山眼中极为平庸,岂能够与祝山口中多年之后才有的精湛诗句所能比肩。“我胜了,你败……”祝山看着仍旧惊讶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的樊虎淡淡说道,话完,拨开众多前来赞谬的众人,便打算走出船舱。祝山可不想出名,他最大的生活目标,仍旧是那每日能睡回笼觉。“我认输!穷布衣,可敢报上命来!?”大丈夫能屈能伸,虽然祝山不大喜欢欺负女人的男人,但勇于承认失败的人,还是值得赞扬。“我名今晚打老虎!”离去时祝山能够感受到蓝蓉蓉感激的目光,不过这女子似乎没有以身相许的意思,也就没有搭话。离去游船,竟是有很多人拉扯着祝山问东问西,不是请教学术,便问师从何处,艰难的从人堆出来走去船头,瞧见袁天罡已然坐在竹筏之上,祝山便加紧解开了缰绳,撑起竹竿游去清风湖面。渐渐远离大船,祝山这才松了一口气。蓝蓉蓉在游船船头一直目送着祝山小木筏渐行渐远,确是不知在想些什么。“今晚打老虎?真是有趣的紧!”蓝蓉蓉突然一笑,嘀咕了一声祝山化名后,便轻松的回去船舱。由于清风湖大多数船只全部向游船靠拢,进行才学大会,此时湖上一片宁静,祥和的很。“无量天尊,原本以为祝山你会以何手段将蓝姑娘接围,竟是没想到,你竟有如此大才,方才之诗,寻常人根本做不出来的。”立于竹筏靠近中心的位置,袁天罡略微有些感慨。对于祝山这名身份不明者,袁天罡始终猜测不透。“袁老过奖了,只是一时误打误撞才想到的而已。”方才那诗句,不过是祝山摘自唐后古人的,毕竟不是真正出自与他,也不会承认。这么多时日,袁天罡其实也问过祝山的来历,但祝山一向都含糊掠过,知晓此事怕是祝山也不想回答,就没有追问。竹筏之上,祝山翘着腿儿横躺睡回笼觉,而袁天罡则是盘膝闭眼不知在修行还是睡觉。大约一个半时辰过后,就到了中午,放好木筏,祝山便与袁天罡两人又向清风湖附近深山道观而回。清风湖附近群山称谓清风群山,群山葱白苍翠冒出嫩芽,春季来临,山林间不时发出阵阵鸟鸣。山涧空气清新无比,呼吸起来让人心神舒畅。道观就设立在一处较为低矮的山头之上,回去道观吃完午饭,袁天罡去到禅房打坐,而祝山便回其卧房。由于道观不开设香火,所以基本收入甚微,道观卧房非常简陋,祝山的卧房也不过是设有一张床。一张柜子,一把椅子,一张桌子。从柜子里拿出一套黑色装束,祝山嘴角露出淡淡欣慰,穿越之时,祝山正是穿着这身西服。之前即是答应了要将这西服送给袁天罡,祝山自然不会食言,拿上一副关上门,便去禅房找袁天罡。迄今为止,祝山就不明白道士在禅房究竟修行些什么。“铛铛铛”三次轻叩房门。“袁老,可是在禅房?”祝山轻声询问,道观当中,还是不宜喧哗的。良久,禅房中传来一道声音:“无量天尊,进来吧!”推门而入,此时的袁天罡却是在打扫着禅房中道士装扮的石象,据袁天罡曾经介绍,此石象祭拜的便是道家创始人。“袁老这是送与您的装束……”轻声说话,就将西服放在一旁桌案,瞧着袁天罡打扫石象极为认真,祝山还真不想多做打扰。袁天罡看了一眼西服,默然点了点头子,收起拂尘。余光扫了一下四周,发现一处桌子上,放有着大小几个包裹,祝山狐疑的问道:“袁老,这是作何?莫不是您要出远门儿?”包裹极为整齐,看样子是提前已经收拾好的,而且不早不晚大中午就清理石象,袁天罡怕是十有八九是出远门儿。“无量天尊,祝山你脑筋灵活无比,文采凌然,倒是被你说中了,收拾这些细软,一会儿我就要离开道观,出去云游一番。”袁天罡眼神坚定,说话便将祝山拿来的西服也收拾进了包袱之中。道士讲究的便是修道与云游,云游便是去世家体验百姓生活,救人救灾,这是他们修道人的修行步骤。自知阻拦不住,祝山点了点头:“袁老即是云游便去吧,不知袁老何时才会回归道观?”“无量天尊,云游四海居无定所哪里会有时间界限,祝山你我颇有缘日后还能相见的。”袁天罡一入既往的神色淡然,好似一眼就能将红尘看透一般。初入这世界,是袁天罡救下的祝山,跟其相处了十几日,此时袁天罡要走,一时间还真是不舍得。“袁老既然如此之说,那他日我们便定能相见,不过世间人心叵测,在云游之时,还望袁老需小心谨慎一些。”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,人人勾心斗角,为利益奔波,就连祝山这胸无大志的人也练会了一套察言观色之术,此时提醒只是担心袁天罡有危险。“祝山你的关心我收下了,你我无相见即是有缘,虽无师徒之名分,这粒丹药便赠给你吧,此丹是我偶然得到一些奇花异草后炼制的唯一一粒,对你想必会十分有用。”从怀中掏出一小白瓷瓶,便交给了祝山的手上。看到袁天罡有离去之意,没有急于查看丹药,祝山便亲自送其离去道观,盯着其背景一直消失在山道,这才收回了目光。来到这世界,祝山无依无靠,其实在心里已将袁天罡视作朋友甚至亲人了,多少有些离别的淡淡悲伤,从这以后,祝山便又要一人了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